三载

这里三载哦~各种圈都有在混的一点点,但是拒绝同担谢谢,刀剑里面基本上不吃腐谢谢,
暂无天雷
但是拒绝ky 撕逼 md d5 cxk cql 杠精退散!
章子里面的图基本上都是果冻和某宝来源,如果我误刻了某位太太有明令禁止的图,请私信我,我会删除图片并向太太道歉。

交易

嗯……因为不算是现代,多多少少有自己的想法什么的,在加上身份地位的不同,各种外因什么的,可能写的很多地方都ooc了……

我会努力在不影响的情况下正会来的!



   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日落西山之时,竹颜等人打算告退了。


  “月姑娘,可否随本王来一趟?”鸣狐轻轻的放下茶杯,看向月终南,等待着她的回答,“好。”


  二人来到隔壁院落的书房,月终南并上门,将外面的吵闹声隔开在外,鸣狐坦然的坐在书桌后面的椅子上,小狐狸乖巧的窝在他的怀里,半眯半醒,“月姑娘怎么看那孩子。”他随手拾起狼毫笔,倒也没有试探的意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月终南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鸣狐口中的那孩子就是落萧,她定定神回答到“乖巧听话,又温文尔雅,长相也不比皇城里的一干小姐们差,倘若王爷没有心仪的姑娘,她确实……是王0妃的不二人选!”藏在袖子里的手不受控制的握起来,手背上爆出根根青筋,足以见得手的主人用了多大的力气压制自己凡言。〔该死……〕


  鸣狐垂下眼眸,他悄悄的在观察月终南,“月姑娘也是聪明人,但本王想知道的,不是这些。”说到底,他问这些只是为了探一探虚实。


  这句话在月终南的心里炸开,面上却又与别无二致,“我倒也想问问王爷什么意思,失踪数日的挚友竟然会在您的府上,甚至还对王爷您如此依恋。”月终南的脸上带着冷笑,湛蓝的瞳中怒意丝毫不减。


  “…你可知那孩子是怎么来到本王府上的?”鸣狐放下毛笔,轻描淡写的说到“据说前几日,进员外的儿子可是从流萤楼花了大价钱买下来楼里面的花魁。”


  “咚!”月终南右手旁的桌子被一掌拍碎,面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那个纨绔弟子居然把自己的挚友当做一件商品,买下后为了自己的前途随随便便的送出去,一想到这里,她气的喘不上气。


  “那!那小萧她…”“那孩子还尚且安全,之所以这样子是被人利用了,神智受损,曾经的记忆全无,连你也不记得了。”鸣狐起身打开窗户,竹颜清脆的笑声从隔壁传来,“本王同月姑娘直说吧,这孩子本王不会交出去,也会暂时收留在这里。”


  月终南颔首思考,一来她现在确实无法把人带走并且安置好,二来目前只找到了一人,就算让落萧一个人去沉璧小筑她也不放心,三来,落萧现在记忆全无,还需要治疗和调理,而对她来说最亲近的人就是鸣狐了。


  “可是……”“本王许可你随时出进乌王府,不用通报。”鸣狐带着隐约的胸有成竹,成功堵住了月终南


  “成交!”


  


偶遇

 文笔辣鸡求轻喷,

从这一章开始主要人物大概开始慢慢出现了 

眼见日期马上到了就开始勤奋更新了




    


      月终南已经算了六卦了,三卦大凶,三卦大吉,她放下铜钱,重重的叹了口气,半年多未见,今日心血来潮替她们算一卦,不料这卦象竟变化多测,她一时半会儿也看不透。


  前几日,扶风突然给他飞鸽传书,说是落萧被人陷害落了个下落,凡言为了搞到她的消息,擅自接取任务,不料任务失败,已被摘叶楼除名。


  据说扶风搜刮到的消息,凡言最后出现的地方就在粟田口的国都,正巧,她月终南也在这里,还拥有一小部分的势力,特地飞鸽传书,叮嘱她注意一下,一旦有了二人的消息,就赶紧通知,她立刻派人把人接走,以免节外生枝。


  但只有偌大的国都,找到一人又谈何容易?


  伴随着脆生生的一句“月姐姐!”一个梳着包子头的小姑娘,从外面奔来,小姑娘穿了一件淡粉色的裙子,外着轻薄的白纱,衬得人儿更显娇小可爱,头上戴着的铃铛,随着主人的动作,叮叮当当的响。


  “颜儿~”月终南抱起小姑娘在空中转了几圈后,把她放下,来人正是粟田口里面最小的公主,竹颜。


  “南姐姐,今日我们去乌王府吧!我把清光也喊来了!”竹颜笑嘻嘻的向月终南撒娇,眯起来的眼睛盖住了几分小心思,像一只做了坏事的小仓鼠。


  月终南怎不知这小家伙打的是什么算盘,不出所料,她悄悄地脸红了一下,但还是很快打理好了自己的的状态,应下竹颜的邀请。


  


  三人走过七拐八拐的长廊,竹颜脚步轻快地在前面跑着,跟在后面的月终南和加州清光一个心咚咚的跳像刚出生出生的小鹿在草原上跳跃,一个脸上的红霞像六月的桃花,婀娜多娇。


  “小叔叔!”竹颜欢呼一声,窜到了鸣狐身边。下一秒就看见坐在一旁的落萧,“唉?小叔叔什么时候收新的人了?”她小小惊呼一下。


  鸣狐的府邸下人很少,一般都是自己生活解决问题。


  后跟来的月终南瞳孔一震,前几日还在说的失踪的人,如今却坐在她的面前,下意识的冲上去,却被人一把拉住,顿时清醒了过来,这里不是沉璧小筑,更不是什么别的地方,这是皇都,规矩森严的地方,倘若她刚才冒然冲到二人面前,怕是会被误认为要刺杀。


  月终南回过头感激的对清光点了点头,少年这才放开抓着她的手。


  落萧茫然的看着二人的互动,低下头拨弄茶叶去了,刚才鸣狐说来了客人,要她选出点好茶来招待。


  月终南定定神压下心中的诧异,落萧不可能不认识她,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控制好情绪,月终南安静的坐在竹颜的一旁,加州清光自然而然的站在她身边,保卫他们的安全。


  “这位是……”她微微侧头看着落萧,心中的小算盘打的噼啪响。


  “小叔叔!这是你给颜儿找的小嫂嫂吗!”一直乖巧坐在一旁的竹颜语出惊人,巴眨着眼睛期待鸣狐的回答。


  “咳咳……”月终南猛地咳了出来,什么时候小萧就要嫁人了,其他几人知道不得疯了。加州清光急忙轻抚她的后背,帮她顺气


  鸣狐拿着茶杯的手,微微一抖,撒了些许出来,落萧抬头看看,把一旁的手帕递给他。


  “…算是吧…”沉默半晌,鸣狐缓缓的点了点头,一来落萧的来路和身份确实不好解释,这么安排也算对外有个交代,二来也可以做一个挡箭牌,免得那些贵族小姐和臣女暗中往王府里爬。


  和兴高采烈的竹颜不同,月终南心中暗叹不好,被戴上个“王妃”的名号,到时候一但有个三长两短,不但脱身麻烦,说不定连身份都会暴露,她怎么不会知道鸣狐心中所想的,〔这完全是被当成挡箭牌了啊……〕


  “月姑娘不是答应来说书的吗?怎么半天没有见响?”伴随着茶叶倒入茶杯的声响,鸣狐轻声提点,茶香唤回了月终南的思路。


  “抱歉抱歉,刚刚在想友人的事情,就不由自主的跑神了”月终南清清嗓子,从袖子里取出一柄折扇“啪”的一声展开,顺便暗中观察落萧的反应。


  “今儿个我们就讲讲那江湖!传言到啊……”清脆爽朗的女声回荡在花园,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勾勒出腥风血雨又充满纠葛的故事。


  


“你们若再前进半步,即杀妻之仇!”
“不共戴天!!”

俺好了,今年是第十个年头,俺依旧为绝美爱情鸡叫🐔

集中一点,登峰造极

素材来源果冻主 poko炭
侵删致歉

别问,问就是桌子太乱只好拿卫生纸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