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言

倒计时开始!!

到时候开个点文??

嘛嘛……再说吧

审神者的智障日常
在此鸣谢 @未见殊途 的出场
没了

(辣鸡老福特发不了连接!!!啊啊啊啊啊)

卧槽这次大包平的掉率这么高吗??
我就打了一次∑∑

小叔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死的很安详

梦?

coo注意,暗黑本丸预警
并不是一时产物,真的做了这个梦。
原因是因为这货的文 @道明尔 衍生出来的
表示受到了惊吓
借用了一下原文


“我做了个梦。”
“我以救援队的身份闯进了一座本丸”
“我环视了一圈。”
“你知道我看见什么了吗?”
“是一振被挖去眼睛的五虎退,他就站在那里。”
“与他对上视线的一瞬间,我差点喘不上来气。”
“很奇怪吧?明明已经失去了双眼,我却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视线,他在看着我。”
“还没完。”
“失去双腿的药研藤四郎。”
“被钉在树上的今剑。”
“缝上嘴的秋田藤四郎。”
“失去双臂的崛川国广。”
“浑身伤痕的大和守安定。”
“被制成人偶的三日月宗近。”
“被迫在双臂上缝上鲜红羽毛的小豆长广。”
“还有很多很多……”
“他们都瞪着那双鲜红又干涸的眼睛看着我。”
“不,或者说那都不能被称之为眼睛。”
“而是一个个深不见底的血渊。”
“在看着我。”
“他们站着那个审神者的身后。”
“然后,我醒了。”
“那只是一个梦。”

可是,这真的只是个梦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刚到手的嘿西就被我玩成这样

改天全拆了试试??

啊啊啊还是算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个塑料好像小裙子!!

一席浮华半生梦,青衣古卷恰少年4

  凡言抽出刀,去开刀鞘双手握刀,动作十分流畅的摆出进攻的姿势。

  三日月宗近也抽出刀来,却十分随意,没有过多的动作。见三日月宗近如此轻看她。凡言轻笑一声

  “宗近,你可不要后悔呀。”红眸微微眯起,更加用力的握紧刀柄,右脚微微发力。

  三日月宗近依旧随意的握着,“来吧,主公。

  那我便...恭敬不如从命了!"“铛……”“叮……”话还没有说完,凡言就已经来到三日月宗近的面前挥出第刀,被三日月宗近接下了,不过,她并未放弃接二连三的出刀,将三日月宗近打的节节退败。

  “主公竟有这般实力!”“主公要心啊!”见到凡言能与三日月宗近打个平手,一期一振不由得松了口气,“但这只是刚开始。”他猛回头,去见压切长谷部且不转睛的紧盯着凡言,面色阴沉。

  “哐当...

  三日月宗近接下最后一击,凡言迅速跳开,拉开自己与三日月宗近的距离。三日月宗近的呼吸略稳促:而凡言则平缓,看上去毫无压力。

  可这只是表面,正如压切长谷部所说的,这只是刚开始。

  哎呀呀....这真是吓了好大一跳啊!”三日月宗近认真起来,改双手握刀。

  “老头子话真多呢,”

  并未停歇太久,凡言又展开下一轮攻击,整个手合场充斥着刀与刀的碰撞声和刀男们偶尔倒抽冷气的声音。两人已经快到看不清刀的挥动的残影了,只能看见两刀碰撞时产生的火花。

  “主公好历害,竟能与三日月大人打这么久。”“咔咔咔咔,主公这身本领定是通过修行得来的。”“啊呀呀..主公小心!”

  或许是长期不运动的原因,凡言逐渐体力不支呈现败迹。

  “铛……”凡言被三日月宗近的一记强击打的一只手脱刀‘啧、’正欲举刀还击,却直直的向前倒去。

  而三日月宗近已经来不及收力了。

  “主公!!


 

我知道刀男不会向婶婶挥刀

但我就是想写                                             
   辣鸡排版                                                 

这……
(默默的停下打字的手)

一席浮华半生梦,青衣古卷恰少年(3)

  “怎么了怎么了!”乱一回去就看见厚不知在讲些什么眉飞色舞的急忙凑上前询问。“主公向第一队下了战书”。五虎退万分焦急,忙问道“主、主公她应下了吗!”厚想了想“应下了”。什么!!、主公危险了,快走!”“那可是第一队主,主公她”
  另边,“哗啦、哗啦..“凡言褪下巫女服,挽上了坚硬的铠甲。叩叩”“主公。” 她的手微微的顿了一下,“进吧"压切长谷部跪坐在凡言的身后,
  “主公.. 他欲言又止 。跟了凡言这么多年,知道就算自己劝阻凡言也不会听他的。
  她所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那怕遍体都是伤,也会往前。
  长谷部,身为审神者,指导你们,是我必须做的,不管用什么方试。”凡言将最一个扣子别上,拿起刀,坚定的向手合场走去,压切长谷部默默的跟着她。
  “噔噔……“远远看见一期一振向这边跑来,"公您为什么向三日月下战书,您是最清楚他的实力的!"凡言并末在意,而是用自己的手帕为一期一振擦了擦因为剧烈运动而出的汗。“主公!!”一期一振看着凡言这么淡定更加着急“一期啊,这是我的使命啊”她仔细的收起手帕,绕过他,继续向手合场走去。不再回头。
  主公!!主公来了!”
  “主、主公来了吗?”主公、主公!
  凡言刚到斗场,便被刀男们包围了,杂七杂八的吵闹说话声吵的她头疼。
  ”安静!”立马安静了下来。
  凡言看着一张张担心她的面孔心中一软。怎么点想哭“主、主公..不要打.好吗?”凡言低头一看,五虎退正小心翼了的拉着她的衣角,那双金色的眼睛,满是哀求。凡言心中猛的一痛。她蹲下来,轻轻抱住五虎退怕铠甲碚咯到他。
  “抱歉,退,身为审神者,身为你们的主公,这是我的责任。”凡言松开五虎退来到三日月宗近的面前。
  “哟,宗近久等“凡言抽出太刀,银光在上跳跃。
  “无妨。主公。”三日月宗近行礼,不管怎么说凡言终究是赐与他们人形的审神者,是他们的主公。
  “那么,开始吧!”
  “奉陪到底!”